聊泊夜

入坑ec,本命j2,sd,不逆不拆,新宠哨向,酒茨,求带一起玩!写文全靠缘分,爬墙技术一流。

@海鶄落 表白太太啊啊啊,本子到了,钥匙扣好可爱啊啊啊!!特别喜欢太太笔下的夜青,特别是叉子,又撩人又霸气,蜜汁戳我!!还有本子的纸质好棒啊!配图也好好看,给太太比一万个心❤!最喜欢幸运狙击了嘿嘿嘿。

【酒茨】和医学生谈恋爱是什么样的感受?

【酒茨】和医学生谈恋爱是什么样的感受?

配对:隔壁大学吞/医学生茨

预警:ooc,大天狗视角,来自于医学生的愤怒,格式好麻烦我就直接写了。可能涉及一些医学的东西..
前篇:
 http://liaoboye.lofter.com/post/1d843ee4_e11aa6c
没啥大的联系可独立看。

匿名用户:

       没人邀,但是一看题就忍不住想写。本人医学狗一只,想讲的是室友的故事。暂且叫他小白,小白大概小时候酪氨酸酶少了,从小都顶着一头白头发,然而丝毫不减他人气,毕竟人长的好看葬爱都能驾驭。

       小白和我是高中同学,所以他的事情我知道的比较多,因为我和他和他家那位都是高中的同班同学!特么吃了六年的狗粮,我知道的还不多吗??小白家里不是很好,差不多算是他家那位养大的,从小都是被他护着的,所以长那么傻也是正常。小白智商很高,然而情商感人,在他的世界里估计只有他挚友和其他,对挚友!特么都结婚了还整天叫挚友的,不知道是他对结婚有什么误解,还是作为单身狗根本就不能理解他们之间的情趣哦。关于他们什么到年龄就领证的事情跟这题没啥关系就不讲了,讲几个跟医学有关的。

        我和小白都是学临床的,医学生都是蛮忙的,再加上其实小白是一个很认真的人,所以大多数时候没事我们都会去自习。毕竟一个专业一个寝室,所以经常就一起自习。因为学校里学霸众多,图书馆的位置不好抢,我们就轮流一人早起一天抢位置。

        然后就有天我去的时候看见了一头的红毛,对,小白他家那位染了红发,就叫他小红吧。我整个人就尴尬了好么。小红根本就不是和我们一个大学的,虽然不远,骑车也得十几分钟吧,早上来之前我还问了小白抢了位置吗,小白说抢了好位置,真是好位置哦,远离窗户和灯光的还近门口的能分分钟看到你们秀恩爱的好位置哦。后来我就问了小白为什么小红突然来了。小白就开始balabal夸他挚友抢的好位置。等等,我问的是他为什么在好吗,说来自习的谁信哦,他们大学自习室空的要死来我们这边抢我们的位置,还上来就趴桌上睡到中午的。绕了半天才搞明白,原来小红是来帮小白抢位置的,然而小红平时是个很懒的人,那种能坐着就不站着,能躺着就不坐着,竟然为了小白还早起,骑车来我们学校抢位置。对于这种行为,我只能说,谁特么爱吃狗粮自己吃。

       再讲一个最近的事,因为大三了,医学生都会迎来一门课叫物理诊断学,学过的人都知道实验课有多尴尬,然后还不好过,所以要勤加练习,一般都是寝室里大家练练手。然而因为尴尬,再加上小红的关系我们基本都没练过。后来有天我打游戏,余光瞄到小白好像在整东西要出门,还看到他顺手塞进了听诊器,就觉得他可能去练手就有点好奇问了句去哪。他一脸坦坦荡荡地表示去小红那里,小红给他陪练,什么小红的腹肌世间无敌啊之类的。我心里一句呵呵,说,还陪练,那还陪道具play吧?小白一脸正直,问我啥是道具play。我心里骂了小红几百遍,养的小白这样,叫我怎么敢科普这个,回头被小红知道大概要被打死。

       然后小白一晚上没回来,不过算正常吧,小白经常睡小红寝室不回来,省的我早上起来倒背小红的五百条优点才能起床,所以我也还算开心。然后就起得蛮晚,刚爬起来就看见小白一脸困倦地开门进来,拖着包,穿着昨天皱巴巴的衣服,脖子上还有意味不明的痕迹,我就顺口问了他一句,昨天怎么样。他立马眼睛就亮了,开始侃侃而谈昨天练手的经历,什么他挚友的心跳蓬勃有力,不愧是世界王者,什么呼吸音各种好听,体魄如何强健。讲罢突然就来了句,就是呼吸有点急促,沉重,他还劝了小红记得去附属看看,虽然以小红如此强健的体魄应该没什么问题,但是以防万一还是去看看为好。谁被你这样听着都会激动好吗,何况小红了。
       事后我还听小红抱怨了很久,大概就是陪练了那么久还是没吃到的抑郁,还感慨了下小白扣诊真特么的疼。感情你们一晚上,真练了一晚上??我问了小白之后,被纠正表示,不,之后还盖棉被纯聊天了半晚上。感情你们都结婚两年了,还是清清白白?!!!我不得不对小红同志报以同情,虽有这样play的机会摆在你的面前,然而你只能真的陪练哈哈哈哈,不枉我吃了那么多年的狗粮,值得啊哈哈哈哈。

       事例不是特别典型。因为医学生其实谈恋爱的不是很多,像我这样为了大义学医的,都不会谈恋爱的(误,其实就是特么找不到。最后希望已经结婚了的小红同志能早日吃到小白。撒花。

 

 

 

后记:写的没啥感觉就这样吧,没有之前写的那篇来的好玩,ooc都怪我,随便吃一吃吧。

【酒茨】吐槽一下我们宿舍的奇葩情侣

【酒茨】吐槽一下我们宿舍的奇葩情侣

现代au   医学生茨木/非医学生酒吞

ooc,旁人视角

有大天狗出没

致敬非常喜欢的太太cecile,超喜欢太太的作品!

        本人现今医学狗一只,本来的专业读着读着脑抽了一下就转了个专业,降了一级开始读医。因为医学院跟其他学院不一样是一个独立的院区,就搬了个宿舍。

       这新宿舍里就住着我想吐槽的那个兄弟。暂且叫他小白。小白颜好,个性有些高傲,话很少,不认识的人都觉得这个难以相处,熟了就发现其实就是特么的呆。但是正常情况下,小白其实是一个特厉害的人,做事效率很高,凡事都井井有条,就是那种特别讲究干实事的人,还能在院里呼风唤雨。但是,这是在正常情况下,不正常的情况下简直可怕。

       以前刚去的时候就听说只要对小白提到小红,小红就是我想吐槽的另一个主角,小白立马变一个样,分分钟能对着你吹了几百个成语来夸赞,其间不带任何重复字样。我刚去,也没怎么试过,加上平时课程也忙的要死要活,做实验也不是一组,就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小白。
      然后,机会来了,那次实验我们迷之分组,就和小白,狗子——我另外一个室友,一组。我们很顺利,毕竟有小白在,小白在组里是麻醉开刀插管的扛把子,所以三个人就边清理手术创口边聊了起来。
     当时刚把颈动脉给弄了出来,垫着镊子,小白刚拿着眼科剪要剪上个口子,我就突然想起来之前狗子告诉过我的别提小红,一时作死,就问了句,听说小红很厉害啊。狗子一听都吓坏了,使劲跟我使眼色,也没拦住我说下去。我继续:“那就跟我讲讲有多厉害?”小白剪到一半的血管也不剪了,整个人都是那种“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这“大任”就是吹小红的那种开始滔滔不绝,拦也拦不住地沉迷在夸赞小红的海洋里,然后血也滔滔不绝地从血管里出来。我当时也是被惊呆了,我们那个沉着冷静,高傲得有点呆的小白呢??!!还我们小白??!!还是狗子反应快赶紧用止血钳夹住血管,拯救了一只面临休克边缘的兔子。此事之后我深刻领悟到贯彻绝对不能在重要时刻跟小白提起小红的重要性。

        听小白这么夸,我也是好奇小红到底什么怎么样。后来陆陆续续我也见过小红几次,小红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是隔壁大学的,颜是那种很阳刚的,和小白那种蜜汁有点妖孽的脸不一样,然后身材非常非常的好!那种作为男生看了都非常羡慕的那种。但是日常看起来都很凶,对小白也都一直挺凶,但每天都来接他吃饭。是那种每天每餐都会来等的那种。
      因为医学生本来课就很多,下课也就迟,小红就每天杵在教授门口,一脸凶神恶煞地等小白下课。那时候我还在想特么那么不愿意干嘛来等咯,反正不一个学校,后来发现我太天真了,不是情侣谁会这么傻傻的每天等着一起吃饭啊,还一餐不落的那种,多gay啊,我竟然一直没发现。

        一开始我以为是小白单恋小红,因为小白吹小红吹得厉害,言辞还挺羞耻的,后来又发现小白有很呆,大概分不太清兄弟和情人,就开始同情小红。因为小红作为一个直男一直被这样吹应该很不爽,怪不得平时都那么凶,但是隐隐约约觉得有些不对,因为小红看起来凶,但是实际上对小白又是那种很纵容的,不然谁受得了这种天天在耳边吹自己的。而且他带小白出去撸串回来给我们几个室友带夜宵,这不是典型地在贿赂室友,让我们对小白好??!!

         之后我就开始操心啊,感觉这小红也是怪可怜的,就和狗子讲了,狗子以前说过他们其实是高中同学上来的,大概知道也多,我就像兴许给点主意,万一凑成姻缘。

        然后狗子说,你不知道他们在一起了么?而且他们刚到岁数就领证了。

???!!!特么我担心了半天,他们早八百年在一起了,还特么领证了?讲真情侣是像你们这样谈恋爱的吗??是作为单身狗的我不懂的情趣吗?而且狗子你为什么是一脸全世界都知道就我不知道的样子,欺负转专业的吗??

 

 

后记:

关于这个故事bug有点多,但是主要是为了满足我自己想吐槽机能实验的愿望2333

愿酒茨百年好合。

 

【酒茨】过年(现代au)上

过年

警示: 现代au,无能力,清水,偏酒吞视角,ooc,吞吞狂霸酷炫拽讲真好难写,所以是偏深情向的??双向暗恋,信我。

大概就是一个茨木带酒吞回家过年的故事。

恭喜我家茨木和大佬 @谢谙安 家的吞吞订婚啦!扳弯直男不容易啊!!茨球终于开窍,甚是欣慰!就以此为贺吧!

阅读愉快!欢迎捉虫评论!

01

出门的时候酒吞很顺手的就把茨木堆在门口大包小包的东西拎了起来,还顺口问了句:“茨木你回去为什么要带那么多东西?”

茨木急急忙忙叫着:“挚友你放着让我来拎就好!”一边还顾着锁上门,追上去,伸手要接过酒吞手里的东西,却被酒吞避开了,顿时茨木还有些委屈,金色的瞳孔顿时在阳光下也黯淡了下来。

酒吞也没回头看他,顾自走着,脚步却慢了下来,道:“我又不是拿不动。”说着还是挑拣了些轻的给了他。

茨木的眼睛顿时又亮了起来,道:“挚友自然是气吞山河力大无穷勇猛盖世!!这区区礼物的重量有怎么难得倒挚友呢!”大有又要吹上半个小时的架势,酒吞赶紧让他停了下来,打断道:“什么礼物?”

茨木有些不好意思道:“前几年都没回去,所以这次就给姑姑和孩子们带了些东西回去,毕竟过年了。一直以来都是姑姑照顾我们长大的,出来读书也一直都是姑姑坚持的。过年回去也没什么能带回去的,就只能买一些小礼物回去。倒是挚友,今年不回去真的没关系吗?”

酒吞若有所思道:“我是无所谓,何况你们那儿人多热闹,我也没去过,当个旅游也不错。”他顿了一下,又道:“所以你前几周打工那么晚就是为了这个?”

茨木“嗯”了一声,笑的无比灿烂道:“挚友果然聪慧过人,这都能猜到。”

酒吞无奈地别过脸。他一直都知道茨木是一个孤儿,生来白发金瞳被视为不详而被遗弃。小时候在街头混生活,骨子里是极为傲气的,小小的一只却硬是敢和那些少年们对着干。直到后来姑姑收养了他,一路抚养他,支持他求学。他们才有机会能够相遇。

 

那时候他们都还在读初中,茨木的脸都还是圆圆软软的,又有着一双金色闪闪的大眼睛,白发也是蓬蓬的,安安静静坐在那里的时候,就像一个女孩子。然而所有人都知道,他完全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样软糯,反而是班上最爱挑事的好事分子,三天两头领着一众人在学校各处搞事情,直到遇到了酒吞。酒吞的家庭出身有些黑道的背景,自然也是个不会息事宁人的主,这两人一对上就打了起来。次次都是茨木败北,一来二去两人也就熟悉了,也不知道突然茨木看了什么,某天开始就挚友挚友的叫,把打下的半壁“江山”也给了酒吞,每天四处赞美酒吞,跟着酒吞,“挚友啊来和我打一架吧!”“挚友啊,打败我然后支配我的身体吧!”开始四周的人都感觉这俩人有些奇葩,后来大家也见怪不怪,大概也算得上初中一道奇葩的风景线了。要说酒吞怎么想,大概是已经练就自动屏蔽类似语言的功能吧。

过后两个人一起上了高中,大学,在大学还成了室友。前两年的春节,茨木基本都是留在学校赶着年前的打工,为下一学期的生活费做努力,然后酒吞家离大学所在的城市不远,到过年了就被他带回家过年。但是今年姑姑放话说必须回去,又加上酒吞说他父母出国,一个人回家也没什么意思,就两个人拎着一堆东西回了茨木生长的地方。其实酒吞除了想看看茨木长大的地方之外,还有一个,他一直没有告诉过茨木的原因。

 

02

到了孤儿院,酒吞都没来得及打量这院里的全貌就被茨木拖去见了姑姑,艰难地听茨木吹了二十分钟的自己,期间不带重样的夸赞,想打断,然而发现姑姑一脸慈爱,一脸宝宝在说什么宝宝说的都很有道理你们都不能打断宝宝和我说话的样子绝望了,他终于明白茨木这个性子是怎么宠出来的了。

酒吞突然想到,等等,该不会每次回来他都是这样的不停的只顾吹自己的吧。

果不其然,酒吞发现,这里的所有人都对第一次来到这里的他异常熟悉的样子!!还包括隔壁来串门的荒川?!荒川上来就是:“这就是酒吞吧。这次考试考得不错啊。听说都满绩了?”酒吞硬生生点了点头,咽下那句“你谁啊?”路过的山兔友情介绍道:“这是荒川叔叔,叔叔家是养鱼的,叔叔家有好多好多鱼!”酒吞微微颔首。

饭时,一众孩子们都围着长桌坐下。院里的孩子大大小小都很多,酒吞就刚才一会也记住了不少。茨木在他们之中看似一个小霸王,强势地拖着每个人都试图让他们学会背诵挚友的101条优点,但实际上对每个孩子都很不错,不过光从他一路拎回来的礼物就可以看得出来。

 

饭后,茨木搬着两把小板凳叫嚣着:“挚友挚友,我们去外面看星星吧!”

酒吞还没说话,姑获鸟就跟了上来:“外面冷,风又大,你们还是别出去了。”

茨木一扬头,道:“区区寒冷怎么会难倒挚友!?”

愣是把酒吞刚出口的一句“太冷不去,”给噎在了喉咙里。

姑获鸟一副了然的样子,从袖中掏出了围巾帽子道:“那就戴上围巾帽子再去,姑姑新织的。”说着姑获鸟把缀有红色角的帽子给茨木套上,又给他围上红色的围巾,茨木被裹得圆滚滚的,远看跟个球似的。姑获鸟又转向酒吞边上,为他围上围巾,戴上帽子道:“我给酒吞也织了一套,听茨木说你要来,早就织好了,正好也合适。酒吞果然如茨木说的那般的俊朗。”

茨木立马道:“挚友固然是最最英俊潇洒的!挚友最…”还没说上几句,就被酒吞像拖个团子似的拖去了院子。

孤儿院本身就地处偏僻,离城市也远的很,再加上天气很不错,夜空自然是星光璀璨。冬日里虽说确实冷上不少,但风也不算大,酒吞也就乐得逍遥,懒懒地半躺在椅子上,望着星空,身边是难得安静的茨木。突然就让他想起了有天夜里两个人都饿傻了,他说想吃泡面。大半夜的哪有什么店开着,茨木拦都拦不住傻傻地跑了几公里才找到一个24小时营业的店买了两包泡面,回来的时候满头大汗,却一脸兴奋地说:“挚友,我给你买了泡面!”然后两个就泡了泡面坐在宿舍门口的台阶前面,那时候也是冬天放假后的几天,学校里冷清的很,安静的很。他们也是这样坐在台阶上,仰头就是星空,稀稀落落的。但他转头就能看见,茨木的眼睛仿佛就印着着整个星空,金亮金亮的,笑起来的时候让他想把世界都给他。

对啊,他想把世界都给他。

 

酒吞转过头,发现旁边那只竟然睡着了…头上戴着长有角的帽子裹着厚厚的大围巾的茨木,在冬天,在看星星的时候睡着了…然而此刻酒吞的内心却是,有点蠢但是真的好可爱啊!吞吞对自己绝望了。

【博晴/酒茨】今天的平安京幼儿园·动物篇

预警:全员幼儿园小朋友设定,ooc,有荒川,黑白,大天狗,狗哥,妖狐出没。大概想写甜甜的小朋友的故事吧。主要为 博晴,酒茨,最爱的两对啦。希望吞吞能很宠茨木宝宝!文笔废,感觉很容易撞梗。就这样吧,希望阅读愉快!啊对,欢迎捉虫。不知道为什么老是没有诶,tag是肿么了。

ps.希望能抽到酒吞大天狗啊啊啊啊啊!

今天的平安京幼儿园·动物篇

“大家都喜欢什么动物呢?”

博雅努力地举高了手,被老师点到以后高兴地蹦了起来,说:“豹子!”

“为什么呢?”

“因为,”博雅认真想了想,“它很大!跑的很快!博雅以后也想像它那样跑的那么快!”

“博雅很厉害哦,豹子是跑的很快呢!相信博雅长大以后也能跑那么快呢。那我们再问问其他小朋友,晴明喜欢什么动物呢?”

坐在博雅旁边的晴明站起来,小手还被博雅攥得紧紧的,轻轻地说:“龙,我想要一只龙。”

“为什么呢?”

晴明眨巴眨巴水蓝色的大眼睛,说:“因为它可以保护我们。”

“晴明真是一个很有爱心的小朋友呢。”

等晴明坐下,博雅就拉着他小声问:“可是晴明,我会保护你啊,为什么还要龙呢?你不要我了么?”

“不是啊,博雅,不要那么想啊。它可以保护我们所有人啊,它也会保护博雅的。我不想博雅因为保护我而受伤的!”

“嗯!那等龙不能再保护我们的时候,再换我来保护你!我还有豹子,它可以带我们去很远很远的地方。啊,对,晴明你有龙吗?”

晴明摇摇头。

“那让我妈妈给你买一只!”富二代博雅同学的眼睛都亮了,富二代博雅同学的妈妈表示帮儿子追儿媳很心累。

“那我用其他东西和你换吧。博雅想要什么呢?”

博雅拉了拉晴明的手,说:“想要晴明一直在。”

“可是我一直都在啊。”晴明表示很疑惑。

“小朋友们不要讲话了哦,我们一起认真听一下荒川小朋友喜欢什么动物呀?”

荒川立马兴奋地站了起来,边用力比划边说:“鱼,好多好多鱼!我家里就有好多好多鱼!我也带了一条鱼过来!”他艰难地从桌子旁边的地上抱起了一个脸盆放在桌子上。

一下子小朋友们都围了上来看鱼。

“吾友那个是什么啊,亮闪闪的?”茨木趴在脸盆边缘,就差把脸塞进脸盆了。

“笨蛋,那个是鱼鳞啦!”酒吞边说边试图把茨木从脸盆边上拉开,防止他把脸塞进去,然而尝试均以失败告终。

茨木闻言突然转过头,金色的眼睛锃亮锃亮闪着光,充满崇拜地说:“吾友好厉害!吾友连鱼鳞都知道!吾友就是全幼儿园最最聪明的小朋友,吾友什么都知道,没有人能…”

酒吞无奈,一把捂住了茨木的嘴巴。

老师:“酒吞说的很对哦,那就是鱼鳞……”

老师还在上面认真地讲,下面茨木被捂住了嘴巴认真地扑腾给他的挚友抓鱼。

荒川一低头,看见一双在脸盆里的小手,大叫一声:“不许动我的鱼!”

茨木也立马挣脱了酒吞的束缚,靠近荒川,大叫一声:“鱼是吞吞的!”小手还不忘努力地在脸盆里摸鱼。

然后两个小朋友就打了起来,然后小朋友都打了起来。

酒吞表示:“你们都不准打茨木。”

大天狗表示:“吾是为了大义。”大…大义,那为啥你每次站队都不一样。

鬼使黑表示:“他们碰到了我弟弟!”那是你弟弟上去劝架好吗??

狗哥表示:“受不了每天吃狗粮了。”诶,那你不吃狗粮吃什么。

一众女式神:“荒川竟然打我们的茨木小天使?!”

妖狐:“茨木你抢了我的小姐姐们。”

红叶:“妈的死给。”

 

剩下博雅和晴明还在一边纠结龙的事情。

今天的平安京幼儿园,老师也表示很心累。

 

 

阿珍真的好美啊啊啊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Jim/Blair】适配法则01

王子jim/平民blair

先婚后爱 狗血au

群活动:婚礼

  “殿下,王妃那边已经准备妥当。”

  Jim挥了挥手,让来人退下。作为年过三十,尚未与向导配对的“大龄”哨兵,又处在政府推行适配法则的风口浪尖,无疑Jim Ellison,王室家族的继承人,就被迫实行了该法则。Jim对王妃或者说向导并无需求,在工作时有临时向导,并不需要一个固定的属于他的人,虽然最近感官超载的次数有些多,但不意味着他需要一个,向导,他自己的向导。但是他需要自由。

  所有王室成员在成家之前斗必须生活在宫里,这直接导致了他明明已经三十多,却没办法独自居住,这让Jim感到难堪,就像一个没长大的需要庇护的孩子。所以在他听说要被迫配对时,他甚至松了一口气,至少他终于可以搬出去了,无论是不是带着一个陌生人。

  他在三天前才见到那个人,是的,三天前,结婚前的三天前,就好像担心他反悔似的,虽然的确,婚后离婚要比婚前悔婚要来的困难上几倍。在见到那个人的一刻,他感到惊讶,不是熟识,或是太过美丽,而是为什么那些人经过一个月的测算,加一个月的挑选,再加一个月的复核,帮他挑了这样一个嬉皮士小子,他看起来甚至未成年。

  好吧,就让他承认都是他自己的错,在他们拿来资料时,他直接就丢在了桌上,连看都没看一眼。

  Jim压下了质问的冲动,在他们充满期待的眼神里,努力耐心平和地和这个三天后就要跟他结婚的小子进行和平的正常的会话,以及,一个正常的约会。然后他发现,他最初坐下时仅仅希望维持的不冷场原则在对面的人面前被击杀的分毫不剩。因为Blair——他未来的王妃,根本就停不下说话,就像面前摆着食物就停不下咀嚼的仓鼠那样,没有什么可以阻止他说话,哦,没有,世界毁灭都不可能。

  在见面的两个小时里,Jim已经听Blair讲了三个不同的部落,被迫分清楚他们饮食,活动,狩猎各种问题之间的区别,被迫灌输了这些他从前从来不会去看去听的知识,但他知道他没法阻止他,他已经完了。

  

 

Jim看着Naomi把Blair的手交给他。今天的Blair没有了那天嬉皮的风格,一身正装,把蓬开的长发的都认真地扎了起来,头上还顶着一顶王冠,就此Blair表示过抗议,觉得这一切太过女孩子,但是在他得知比这个更可怕的是他们既然有意图像让他披头发带头纱后,他决定退一步就还是戴个王冠算了。

  他们面对面站着宣誓,这时候jim才毫不避讳地注视这他的王妃,他的向导。Blair的眼睛非常蓝,他看到印在他眼中的自己,严肃甚至有些凌厉,但这些都不会影响到Blair,他就像一只小动物一样努力不被发现地打量着这一切,眼珠子轱辘轱辘地转着,半天才注视回来,冲着Jim笑了一下。Jim听着他有些微快的心跳,闻着来自于他的气味,没有香水,干净温暖,即便只见过一面,并非特别的Blair的气味意外的好辨认。开始交换了戒指。然后亲吻。他们轻轻地触碰了一下。

  “嘿,我知道,亲吻一个陌生人,这太困难了,是吧。所以我希望你不要介意刚才。我不是说我介意。啊,我是说,我知道,特别是对于军人而言,你们对不熟识的人,不信任的人,很难接受亲密的举动,但是毕竟是仪式。呃,我是说,我...”Blair说的很小声,近乎呢喃,但是jim听得很清楚,他停了下来,一手环上了Blair的腰,一手抚上了他的脸,再一次压上了他的嘴唇。他感到了Blair的惊讶,他像小动物那样的抖了一下,他感到了他温暖的气息,混在满是各种味道的教堂里,再一次突然的抓住了他,让他沉迷的安心,他感到了美好的触感,和他之前所有的前任都不一样的触感。身边的一切开始抽身而去,他看不见任何人,开始一点点迷失在感官里,然后听见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声音,“嘿,Jim,你听见了吗?你还好吗?你迷失了,但是跟着我,跟着我的声音,跟我回来。”他感到眼前的一切又清晰起来,一切又回到了他身边,Blair仰着头,有些担忧地盯着他。他拍了拍Blair的脸,继续搂着他往前走。

  “你刚才...”Blair看了一眼Jim的表情,里面闭上了嘴。

   Jim心里想的大概是,真的需要一个向导了吧。

tbc

【J2+SD】Fault

题目:Fault

配对:JP/JA,SD,夫夫J2收养SD

分级:PG-13

警告:ooc

简介;Jensen和Jared在Jensen12岁的时候相遇,26岁的时候结婚,27岁的时候一起收养了一对兄弟,Dean和Sam,一直以来都没有什么问题,直到Dean带着他的女朋友一起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Jensen觉得有什么开始变得不对。

03

“Sam,我知道从小都是Dean照顾你更多。他是…你的…唯一的亲人,我们如何努力都不可能…你爱他,依赖他,因为他是你唯一的哥哥。但是…Dean总需要找一个女朋友,或者说一个妻子,组成家庭。我们都希望他能够幸福,不是吗?他会一如既往地爱你,只是他需要分一点点的时间给他的女孩。”Jensen说。

“No,”Sam把头闷在枕头里。

Jensen坐在床边摸了摸Sam的头,笑了笑。

“Sam,我知道你是…”

“你不知道,”Sam突然坐了起来,眼睛红红的,“我不想他把时间分给什么女孩。我爱他,你对Jared的那种爱。”

Jensen一愣,皱着眉头说,“不,Sam你不明白,你只是太依赖Dean了,你们…从小经历的有些不同,你们只是比一般的兄弟更加亲密,但这不是爱情,好吗?”

“不,这是,至少我对Dean是的,”Sam瞪着眼睛,手紧紧抓着一边的枕头,整个身体都僵的直直的。

Jensen深吸了一口气,“我知道可能是我和Jared让你对这些有了误解,我们不该是这样的错误的榜样。你只是看多了我们,让你错误地认为对Dean是爱,恋人之间的爱,但事实是你们只是兄弟,你只是错误地把这些对Dean的敬仰和依赖当做了爱情。问题都错在我们…”

“不,不是你们的错,”Sam的态度软了下来。

Jensen沉默了下,放低了声音,“我的错…Sam,无论如何,你已经长大了,应该要分清这些感情,而且你和Dean也是不可能会在一起的。”

“为什么不能?!”Sam声音尖利。

“你们是兄弟,亲兄弟。”

“那又有什么区别?为什么不能在一起?为什么不能组建家庭,不能一起生活,一起收养一个孩子,为什么?!”

Jensen又沉默了下,说:“不可以,Sam,你是Dean的弟弟。”

“为什么不可以?我这样有什么错?”Sam突然把叠在床边的书推到了地上。

“没有错,Sam,错不在你,在我们。”Jensen的眼睛里全是眼泪,红着眼眶,把地上的书一本一本全捡起来叠好,放在桌上,“让我再想想好吗,孩子,先别告诉Dean。”

Jensen走出了Sam的房间,轻轻关上了门。

 ----------------------------------------------------------------------------

 

“Jen,说不定只是Sam错误地把兄弟之间的感情当做爱情了。”Jared说。

“No,No,决定不是,你没看见当时Sam的眼神,那种…那种,”Jensen皱着眉头,叹了口气,“强烈的占有欲,绝对不仅仅是兄弟之间的了。”

“但是毕竟他们的经历不同不是吗?所以依赖和占有也是正常的,可能问题就在于我们在他们的成长中还是没有给他们足够的关注。”

“come on,Jared非要我说那么明白吗?”

Jared迷惑地瞪着眼睛。

Jensen再次无奈地叹了口气,说:“Sam刚才的样子非常像你…像我们之前出柜的时候,你和你爸爸吵架…虽然很快你们就和好了。对他们而言那段时间很煎熬,但感谢上帝,最后无论如何他们都接受了这样的我们,还出席了我们的婚礼,我们才能走的这样顺利。”

“是的。”Jared亲了亲Jensen的眼角,“所以你认为是我们在抚养Dean和Sam的过程中,对他们产生的影响导致Sam最后爱上了Dean?”

“是的。”

“Oh,no,这可不太好。”Jared也皱起了眉头。

==========

感到非常抑郁的一章,很难写,Jensen的个性很难把握,不想把他弱化,但在整个家庭里主要承担的是类似母亲的角色,缓和矛盾自我反思,而啪嗒的个性又很怕单一化,Sam一方面还是孩子是任性固执的,一方面又是成熟地认知了他对dean的爱的。写不出来那种感觉,都是我的锅。

【授权翻译】Waiting, Wishing

题目:Waiting, Wishing

原文作者:dragongurl713

授权情况:已授权

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228559

配对:J2无差

翻译:聊泊夜

Beta:叶娘

 

 

 

Summary

Jensen和Jared已经在一起很久了。或者,自从Jared在他大二那年鼓起勇气邀请他热辣的助教约会开始。现在,五年之后,生活被证明是一个比两人预期的更加强大的对手。

注:

  基于Blake Shelton的Austin。欢迎并接受评论或批评!感谢阅读!

译者:

感谢叶娘的beta!学到了很多!感谢作者的授权!喜欢的话记得给原文作者留言哦!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228559

 

-o-o-o-o-o-o-o-o-o-o-o-o

我在家,就坐在电话的旁边。我将要坐在这里一整个晚上,我明天不去上班,所以我将坐在这里一整天。所以如果你听到这些,那么我一定在洗手间或者其他什么。无论如何,我都在这里,等待。等待你。所以,如果是你,Jen,我仍然爱你,好吗,我爱你。

*嘟嘟嘟*

-o-o-o-o-o-o-o-o-o-o-o-o

他们相遇源于Jared是个得奖学金的学生,而Jensen正在让他的生物学挂科。

至少这是Jared总说的。

事实是,当他第一次看到他的绿眼睛的生物学助教时,Jared觉得他是死后上了天堂。这个男人的眼睛非常的好看,无疑,但他的红笔就没那么好看了。

几乎在Jared得到了他的第一次测试的结果的时候,他才意识到他的“凝视和流口水直到获取注意”的策略并不那么好。比勾更多的叉,Jared不得不承认做笔记可能是一个好的选择。

他真正的突破是在Jensen宣布助教研讨会议的时候——大奖!——一对一!Jared的名字排在注册表最前面的位置,然后一周后他们就有了第一个咖啡约会。

当他第一次走进教室的时候,Jensen就注意到那个高高的傻傻的孩子,然后就只是等待,因为他的教授说他只能在他的学生先提出约会的前提下才能和他们约会。

-o-o-o-o-o-o-o-o-o-o-o-o

嘿,你打到了Jared这里。如果是Craigslist的广告,我已经卖掉了车。抱歉。如果是礼拜二,我可能和那些人一起出去了。如果你知道是谁,欢迎加入我们。如果我想要买一些没用的废物,我会看深夜频道,所以不要麻烦再打电话过来,如果你是卖一些东西的话。如果是其他人,就留言。然后, uh, 如果是Jen,我仍然爱你。非常。所以…

*嘟嘟嘟*

-o-o-o-o-o-o-o-o-o-o-o-o-

听到喊声,Jared几乎要被绊倒,在Jensen和那个半长发喊出声的家伙之间投了紧张不安的一眼。考虑到上一个叫他男朋友这该死的女孩子的名字最后以打伤鼻子告终,他觉得他的担忧是合理的。

Jensen只是龇牙咧嘴,拉着另一个到单手的拥抱中。

“嘿,Chris,伙计们,”他承认,这群人就围在桌子边上。他笑着回头瞄了一眼,十指交缠,把Jared拉向前,“我想你们都来认识一下这是我的男人,Jared。”

Jared尴尬地挥手示意,笑了笑。

“Ooooooh。所以告诉我,Jared,你是朋友还是男朋友?”

Jared僵了。Jensen的朋友还不知道吗?他不打算让他出柜。上帝知道他知道这该有多糟糕...

 “伙计们,停下,”Jensen握了握他的手,怒视着他的朋友,“你们都知道Jay是我的男朋友,几周前我告诉过你们。”

“是的,well,你没告诉我们他未成年,”Chris说,“你到刮胡子的年龄了吗,孩子?”

 “还有驾驶。不要告诉我妈妈我这么晚还在外面。”

大家都坐着笑了,Jensen仍然握着他的手。他被介绍给了 Steve, Misha 和 Jason,在简短而轻松的将近二十个问题后,他被抛下一个人。

他花了整个晚上来看这个小团体,但几乎在看Jensen。显然这些人都已经认识相当长的时间了,他非常乐意看到男朋友的另一面。

当整个酒吧空了时,他去洗手间释放。在他洗手的时候,Chris走到他的旁边。

在另一个人的注视下他叹了口气。

“如果我伤害Jensen的话,你是要在这里威胁我的生命和男子气概吗?我可以告诉你,这不是必要的,我爱他。”

Chris哼了一声。

“爱就只是一个字,孩子。那并不够。”

“对我来说不仅仅是一个字。对于Jen。是一个保证。一个承诺。”

Chris从镜子里研究他,然后耸耸肩。

“okay.”

“okay?”

“当然,”Chris拍了拍他的肩膀,留下了一个湿手印,走向纸巾分发器。“只是想确认你和Jensen一样认真。”

“然后?”Jared忍不住发出充满希望的声音。

Chris在门边上停下了,转身看着他的眼睛。

“你知道你是第一个人,他带过来见我们吗,自五年前的星期二我们一直来这里开始?”

他得意地笑着看Jared的表情。

“你对他很好,孩子。就坚持这样。”

-o-o-o-o-o-o-o-o-o-o-o-o

嘿,你打到了Jared叔叔这里!或者即将是,无论如何——Jeff,我在路上,一切都会没事的,我保证。我可能在医院和我的侄子一起,他比任何你要说的时间都重要,所以我再尝试几天。实际上,让它变成一个星期。除非是Jensen,请,请一定留言。你有一个侄子要见,man,我爱你。

*嘟嘟嘟*

-o-o-o-o-o-o-o-o-o-o-o-o-

 “我想要一个。”

“Jared,no”

“come on,看它多小。”

“我们该怎么和它相处?我们甚至可能忘记喂它或其他什么最后进监狱。”

“我们从来没有忘记喂狗。还有,我认为这些都是编排好的会让我们知道什么时候它需要吃了。”

“改变和生病和昏昏欲睡还有...”     

Jared最终从那个他横跨整个餐厅来注视的婴儿身上移开了目光。

“扫兴。”

Jensen哼了一声,专注地看起了菜单。Jared犹豫了一下,指尖穿过他的杯子上的冷凝水。

“我们可以,你知道的。”

Jensen丢下了菜单,眯起眼睛有些生气。

“可以什么?”

“有个孩子。”

“Jared,我知道生物不是你的强项,但是...”

“haha,混蛋。我是说收养。有一个别人的孩子。”

Jensen注视着他。

“你是认真的。”

Jared避开他的头。

“well...”

“Jay,我们不会有一个孩子。”

“为什么不?”

“为什么—我一定要把它说明白吗?孩子会占据你整个人生。他们消耗资源,占据你的时间,毁了一切。没有人会把孩子给两个同性恋的男人,无论如何。我的意思是,我们甚至还没有结婚,伙计。”

 “我们也可以做那个。”

“做—结婚?”

Jared感到胃痛愈演愈烈。

“well,yeah。你不必让这听起来不可置信。”

“你还没有忘记我们住在哪里,Jared?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我知道我们不能在这里结婚,但是我们可以去其他地方。我是,我想做这些,Jen。我和你结婚,让这一切变得官方。”

Jensen一脸苍白,目光持平,似乎它们仅仅明白当他接近崩溃。

“这里不是适合讨论的地方,”他丢下了菜单。

“Jen—”

“不是这里。”

Jared的喉咙打结让他吃不下晚饭,但他转移了话题。

当他们到家之后,他们的“讨论”发生了,但这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从他的男朋友那里Jared所知道的一切就是他“该清一清他的脑子了”。

第二天早上Jensen走了。

-o-o-o-o-o-o-o-o-o-o-o-o

如果是Jensen,非常抱歉,上一条留言。那些都是废话,你知道的。我猜这就是为什么我不该在电话上放着我们的朋友不管不顾。如果是其他人,整周我可能在家或者在工作,所以尝试打去我工作的地方,或者等待回电。我的意思是,Jen。我将不会放弃等待,无论他们怎么想。我爱你。

*嘟嘟嘟*

-o-o-o-o-o-o-o-o-o-o-o-o-

Jared匆匆忙忙跑向电话,在踢到电话线的时候差点被Harley绊倒。他撇了一眼显示的Chris的名字,拿起听筒到耳边。

“Hello?”

“Hey, man,是我。我们今天晚上继续进行?”

“当然。”

“好的。因为Steve决定自己开车,所以我几乎在你的街上了。”

Jared狂笑。

“感谢提醒。”

“为你任何事,兄弟。”

“屁”

“随你想怎么叫我,但是我已经快到你家了,如果你还不移动你的屁股,我就抛下你走了。”

“老兄,说真的,你很恶心。给我大概五分钟。”

“五分钟?你要干嘛,画你的指甲吗?”

“haha。我要重置我的语音留言,我马上就下来。以童子军的荣誉起誓。”

电话安静下来,带有细碎的噼啪声。

 “Jay,man,你知道,我像兄弟一样的爱Jensen,但是。已经一年了,man,你不认为是时候你——”

“no,Chris,我不会,真的。在我挂掉之前,你还想说什么吗?”

“Jared,拜托,别像这样...”

“像怎么样?忠诚?像一个好朋友?我仔细考虑过了每一个人,你会明白的。因为你知道他值得这些。”

“我不是说他不是。我比你早认识他整整一辈子。所以你敢认为我说他不值得任何事。但是你也要照顾好你自己,man,为他能打给你电话而活没有任何帮助。你打算坚持这个多久?另一个一年?十年?Jensen是那种当他准备好了,他就会做他想做的事的人,等待他,像你在做的不会让他提前回来。我只是。我不能一直看着你像这样。这会杀了我,man。”

“我知道,我知道。抱歉。但是这是我所能做的一切。如果我不能坚持相信有一条信息能够找到他,把他带回来,我就一无所有了。我需要它,Chris,拜托。”

Chris叹了口气。

“yeah,我,yeah。好吧,好吧。马上就出去。我不会一直坐在这里。”

Jared颤抖着笑了笑,举手掩过眼睛。

“给我一分钟。我马上就出来。还有...谢谢,Chris。”

-o-o-o-o-o-o-o-o-o-o-o-o

你打到了Jared这里。如果是礼拜五的晚上,我在娱乐——去Cowboys了!礼拜六一早,我要去folk家了,我会去一整个周末。留个言吧,如果我喜欢你而且你的名字不是Chad,我会打会给你

p.s.,如果是Jensen,我仍然爱你。

*嘟嘟嘟*

“512-965-0032.”

-o-o-o-o-o-o-o-o-o-o-o-o-

公寓门一打开Harley就冲了过来。Jared咯咯咯地笑了起来,跟着它,把他的行李倾倒在地板上。Sadie更沉稳地跟着,在走向厨房前快速嗅Jared。

Jared把他的钥匙丢到柜台上,发现电话上的灯在闪烁。忽略掉现在熟悉的扑面而来的希望,他抓起电话,拨打了语音信箱。

第一个是他的牙医,提醒他即将到来的厄运,呃,约定。他将随之而来的失望抛置一遍,去装满狗狗们的碗。

当他在水龙头下装满狗狗的碗时,他听见他妈妈提醒他再打给她为了爸爸六十岁生日party的事,就好像他不是四个小时前才离开他们一样。

当他倒狗粮的时候,Chad——显然是喝醉后的拨号——的留言放完了,下一条开始了。

“512-965-0032.”

狗粮洒落在地板上,他丢下了袋子,夺过电话。他疯狂地按着按钮,直到那条消息再次播放。

“512-965-0032.”

可能是…

“512-965-0032.”

它是。它必须是。

“512-965-0032.”

Jensen.

跌跌撞撞地到椅子上,他小心翼翼地重播号码,忽视狗狗们制造的一片混乱。

5-1-2-9-6-5-0-0-3-2.

电话响了又响,他的焦虑随着每一声也在增加。

暂停,点击,然后…

“你打到了Jensen这里。”

语音信箱。他不能说出来他胸闷更多是因为失望还是希望。

“Jared,如果是你,那么我很抱歉。我非常,非常fucking抱歉。离开不是正确的选择,我每天都在感到后悔。我感到抱歉,我仍然在这里,而你也仍然在那里。然后,”一个呼吸,“我想回家,我能回家吗,Jared?”

他哭了,呼吸一进一出都有些断断续续。

 “yeah,um。和我喜欢听你的语音留言一样,这不是一个,”Jensen笑了带着湿意,“我可以得到一个回答吗?”

“god,yeah,是的,当然。你可以回来。你一直一直都可以。哦我的天,是你,真的你。”

Jensen再次笑了,和Jared的笑声交叠在一起,话筒紧紧地贴着耳朵,手横着掩过他的眼。

“你是认真的吗?什么时候?我,上帝啊,我就要,告诉我闭嘴。实际上,只是,当你到这里的时候告诉我。将是什么时候,确切的?”

“大概...”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Jared咆哮道。

“等一下,这里有——”有人在门的那一边。

他跳起来,跑过去,一下子把门打开了。Jensen羞怯地笑着,头发变长了一些,眼睛有些红。

手机从他手上滑落了,他们走到一起,手臂紧紧相拥,胸膛相贴。Jared把他的头埋入Jensen的颈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顺便说一句,”Jensen低声说,呼出的热气打在他的耳朵,“这是Jensen,我也仍然爱你。


【J2+SD】Fault

题目:Fault

配对:JP/JA,SD,夫夫J2收养SD

分级:PG-13

警告:ooc...最近都会虐sd。还有文风奇葩,感到心累。

简介;Jensen和Jared在Jensen12岁的时候相遇,26岁的时候结婚,27岁的时候一起收养了一对兄弟,Dean和Sam,一直以来都没有什么问题,直到Dean带着他的女朋友一起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Jensen觉得有什么开始变得不对。

02

Dean的大学仍然在德州,其实理由很简单,他根本就放心不下他的弟弟,大概是源于4岁起就拥有的那种责任感,在父母去世后日益增长,无论Jensen和Jared对他们怎么好,Dean依旧担心着他的Sam。或者说,另一种事实就是Sam离不开他,而他也同样离不开Sam。

事实上,相较于看上去乖巧的Sam,看上去有些桀骜的Dean反而是更为听话的那个,一直以来都试图不辜负Jensen和Jared的期望,不希望做那些可能,仅仅是可能,会引起他们不快的事,他害怕他们再次被抛弃,失去温暖的庇护,害怕再次失去他视作亲人的人们,即便他们从未表现过任何这样的倾向。所以,即便背着他们在学校有过几任女朋友,Dean也从来没有送过她们回家,他每个傍晚都按时接Sam,然后一起准时回家。直到Dean开始读大学,他遇到了Lisa,那个拥有一头卷发,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的女孩,Dean觉得大概是时候了。

 

Dean拉着Lisa的手站在他们家门口按门铃的时候有些忐忑,虽然他在昨天打电话回来的时候有点透露,但他还没把这些告诉过Sam,不知道Sam会作何反应,但是一想又觉得哪个弟弟不会为哥哥有了女朋友而感到开心呢?虽然他的Sam,可不是一般的弟弟,是乖巧,聪明,让他无比骄傲的,即使到了青春期有点叛逆,但还是很可爱的世界上最棒的弟弟。

开门的是Jared。

“嘿,Jared!这是Lisa。这是我爸爸Jared。”dean握着Lisa的手微微向上扬了扬。

女孩笑了,“hi,Jared。”

“我就猜你是带女朋友回来了!”Jared拉开了门,兴奋地就像是得了糖果的孩子,“Lisa,你好。Jen在厨房,”Jared回头冲厨房喊道,“Jen,dean回来了!我就说他是带女朋友回来,你输了哦,哈哈哈。”Jared笑得非常得意。

“come on,Dean,我可是赌你不会那么没新意的,说好的惊喜呢?这可一点都不让我吃惊,”Jensen从厨房出来端着食物,然后把它们放在桌上,走到他们身边,眼神示意了下Jared。Jared磨磨蹭蹭地挪动着,顺便还磨磨蹭蹭地拂过Jensen的指尖,然后立马飞奔去端盘子了。

“oh,dean,眼光不错,”Jensen有些促狭得冲Dean眨了眨眼,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眼角是岁月留下的温柔的纹路。

“当然,”Dean搂着女孩,“这是Jensen,我的另一个爸爸。这是Lisa”

“hi,Jensen。”

“hi,欢迎来到这里。”

“Sam在哪里?”dean问。

“楼上,他要下来了。”Jensen刚说完就看到Sam,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楼下,脸色有些沉。

Dean有些不好的预感。Sam只打了声招呼,就走到餐桌边坐下。他平时礼貌乖巧的弟弟去哪了?被怪物吃掉了?dean感到头痛,想问问怎么了,就被Sam阴沉的脸色给吓怕了,怎么试图和Sam说话,他都只是冷冷地回几个字,dean感到忧心。

这一餐饭吃得有些尴尬。好在Lisa非常活泼,和Jensen也很聊得来。其中不乏Jared对Jensen各种靠近,抚摸的小动作试图打断他们的对话,被Jensen暗地里制止,最后就耷拉在桌上,悲伤的独自扒着巨大的碗里的饭。

Sam吃完之后径自上楼,“啪”的一下重重关上了门。

现在连Jensen也开始有些担心了,让Dean送Lisa回家,就快点回来,摸了摸旁边大个子柔软的头顶,上楼,走向Sam的房间。